万年坑王拖延症晚期的漠犬★
吃黄少相关CP
喜欢冷CP

关于

【XX压切】XXXX藤花

>>原创男性出现请注意。第一人称叙述注意,没有帅气的原创人物。

>>含有转生情节。


  从楼下的拉面店中出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了。酒喝得稍微多了些,眼睛浑浊地看不清乡下地方清澈的天空。有罐子在铁楼梯上挡住去路,估计是昨天或前天被附近小孩子玩过后随手扔在这里的。我难得大发慈悲放过了它们,没将罐子们直接踢到铁片与铁片间隔的空挡里,就让它们空着肚子在楼梯上静静站立。脚踏上年久失修的古旧铁楼梯时难免发出警报一般的巨大声响,所幸周围的住户也都习以为常。


  口袋中塞满了从店里顺来混着酒味与拉面气息的纸巾,粗糙的手指好不...

一个脑洞

我,想看,刀剑男士,带孩子。

一个不甜的脑洞。

长谷部家的審神者是个女審,嫁给了隔壁本丸的男审,两间本丸打通墙壁成了一个,幸福美满刀刀相处和谐。长谷部的主怀孕生下了一个灵力异常强大的小婴儿。这个婴儿被溯行军视为威胁,再加上審神者刚生育灵力不稳,两间本丸打通防护结界有所损伤,溯行军就攻击了这间本丸。

当时长谷部因为想给主带喜欢的点心特地申请单骑远征,回去路上一直心神不宁。回到本丸主死了、主的丈夫也死了,刀剑男士没了審神者不能手入,被消耗战一把把磨死。最后剩下的刀剑男士看长谷部还满血满刀装就把小主人托付给他,让他带着小主人去找时之政○。

本丸里的连通门不能用,也不能走埋伏最多的最短路径,只...

当一篇文章发出并标明会有不适情节后,一切的阅后感都是【阅者责任】。不喜欢就关上页面出去看自己的甜宠文为什么自不量力看完还专门截图挂人?读者不想看就不看喽竟然还能揪着产粮者的领子规划产粮范围,真是天下奇闻。竟然撕那种程度的RG恐怕是圈管们没搜过P站的R18G标签。白眼。好羡慕樱花和欧美的产粮自由啊——

站在道德高地上把恶意朝着宣泄口倾巢而下的人,与根据血腥RG作品评判作者本人的人,恕我直言,都是垃圾。写杀人不需要真的会杀人,写血腥永远不用自己沾染血腥,写色情也不用自己去感受色情。而真正拥有恶意念头的人,永远不屑于进行虚假的文学创作。不是因为血腥RG文化创造了罪犯,而是罪犯本来就是罪犯。

三日一期吉原paro

>>没头没尾没后续。只是个脑洞。

<<是三日一期


他看着面前这位美人偏转过头,和服领子弯曲着显出来他雪白修长的颈子和一点肩背,盛着新月的美目盈盈晃着摄人心魂的碎光。"嘭"地,花魁将烟斗敲在木盒上,将年轻的武士从幻梦中惊醒。

"旦那样——"

年轻的武士下意识屏住呼吸,他的脊背是放松的?还是绷紧的?不重要了,坐姿如何,礼仪如何,都不重要了。他只知道面前这位新月美人的存在,其余的一概不知了。


花魁朝着他的客人勾起唇角,用烟斗指向空中如勾的澄亮新月。

"我想要那个。"


…………


这一...

【暗黑本丸】坏苹果的表面可能光鲜亮丽

>>其实在该本丸中刀和審神都不觉得自己是暗黑本丸,顶多觉得審神人渣。不是严格的暗黑本丸,但存在碎刀、夜伽、暗堕和血腥暴力表现。

>>原创審神者男鹿镜(十九岁、♂)出镜,对的,就是那个主一期的審。

>>开挂打脸爽文,逻辑喂狗。

暗搓搓标上主一期和主刀


>>


  “男鹿君,请出来一下好吗?”


  本来把自己整张脸埋在自家內侍大腿上的未成年立马弹起上半身强打着精神应答一声。一期一振无奈地笑着轻轻揉了揉男鹿镜的头发,示意他外面还有人在等,男鹿镜没办法,只好站起身让一期一振给他...

【主一期】Addiction

捡到一期超开心,我要自己舔一期。我的,我的,谁也不给,嘿嘿嘿。

*原创審神者男鹿镜(19岁、♂)出没。審神者是个变态。但不是暗黑本丸。

*OOC请包涵,自我满足作。


>>


  又到这个时间了。


  一期一振挺直的背感觉到一阵僵硬。他顺从地将左手手套脱下放到一边茶几上的瓷盘里,然后将手指轻轻搭在对面審神者的掌心。


  只是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却令一期一振心跳加速、呼吸加快。外表是青年人模样的付丧神恭敬地低下头,不去看自己伸出的手。他下意识地握紧放在膝头的右手,努力克制住想把手收回的欲望。...


5-4强抢家养草莓成功!!!一期是我的!!我一个人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一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不是梦吧?

【主一期】堕与主[[[剔骨车注意]

一个非常疼的车。各种奇怪的play预警。希望能先看前面介绍再上车。不接受撕。自我满足作。只是半程车票,后面还在组装。不好吃文笔渣。请慎重。


>>原创審神者(十九岁、男)出没。私设很多。

>>含有暗堕、失禁、道具、肢体切割等内容。

>>并不是暗黑本丸。但是審神者是个人渣。


>>

  “请您……做一下心理准备。”


  药研在拉开关押着兄长的房间纸门时,对審神者这么说着。人类孩子外表的付丧神叹了口气,恭敬地退到一边低下头,不再多看一点东西。...


大家应该发现了,我是个ALL黄党。基本上只接受一个世界里是两人关系或三人夹心,那种人人都爱他的感觉我不喜欢。经常会掉落奇怪的CP。也会有黄攻的小短篇。

现在高三冲刺期了,也许会消失一段时间。


顺便,我玩语C,全职主皮是个有点病态的黄少天。注意,语C的时候这里一般是攻,而且喜欢玩些很微妙的梗或PARO。有想要扩列的吗?私信我啊。

【韩黄】病(吃我安利☆)

>>老夫老妻模式注意,两个人都退役了的设定。

>>OOC


  平日里生龙活虎、吵闹到不行的人,到了生病时却会格外安静。


  韩文清从黄少天嘴里拿出温度计仔细看了,不得了,39℃了。韩文清皱皱眉,用手背覆上黄少天的额头,果然烫得吓人。


  “醒醒,黄少天,穿衣服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黄少天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就露了个烧得通红的脸出来。听见韩文清叫他起来,黄少天就懒懒地半睁眼打量韩文清:“我难受……不想动……”他注意到韩文清的脸色黑了点,便哼哼唧唧地又往被子里...

【郑黄】少甜★[吃我安利]

☆OOC注意,没有逻辑。郑轩×黄少天注意

>>

  郑轩的手机里有一个文件夹,名字是少甜。


  这件事是黄少天发现的。


  有次蓝雨组织外出旅游,黄少天在大巴车上一路打着游戏,不堪重负的手机很快就没了电。黄少天扭头看看四周,整个车的人除了司机似乎都在玩手机。黄少天有些郁闷地向窗子移过去视线想看看外面的景色打发时间,却发现身边的人没有玩手机。


  上车的时候黄少天赖在下面买吃的,等人全上车了才匆匆跑上去。喻文州一直是和导游坐在一起,原本和他坐一起的小卢拉了人联机斗地主缩后...

小脑洞

>>

——如果说我是斩尽世人的妖刀,你就是唯一可以束缚我的东西。你是我的刀鞘啊,队长。


——少天,不要说黄话。


**懂?*

半夜没事涂了涂这个人渣审神者(性别♂)。嗯,对,这是个非常人渣的男婶婶,人渣到我都想打他。

人渣审神者语录:

【老子就是外面有刀了怎么着?】

【刀装?就你也配穿刀装?】

【想吃便当等碎刀了自己去领,老子才没那个兴趣给你带丸子带便当。】

【有本事给我脸色看(疲劳小红脸)有本事自己刀解啊?】

总之,这是个人渣。是个人渣,是个人渣。重要的事要说三遍【因为太渣了所以捞不到任何欧刀也算是天道好轮回】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一向是亲婶婶的我要搞出来这么个人渣

【叶黄】逢魔时刻

没头没尾搞出来的小脑洞,不好吃。


.

  红色的天空中布满火烧云。叶修已经很久没有在黄昏时刻出过门了,难得出门的这一次,老天待他不薄。火烧云层层叠叠铺满了他目能所及的所有天空。整个世界像是烧起来了一样,红得几乎令人目眩。叶修笑了笑,低头从口袋的烟盒里掏出一根烟叼住,满身找着打火机。


  【黄昏之时是逢魔时刻,在那时遇到奇怪的事情也不足为奇。】


  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年幼时母亲读过的故事中意义不明的一句话的叶修,突然被一片锋利又冰冷的暗蓝色所包裹。他打了个冷颤诧异地环视四方,原本便人员稀少的住宅区小道此刻更是空无一人...

【周黄】斯德哥尔摩恋人(00)

虽然脑洞是个很短的东西,但是……我却硬生生没能打完,先把第一部分发出来好了,毕竟LOF都要长草了。

注意:脑洞奇特保不准有OOC,语文老师常年疑惑我的国籍。


>>


  “醒醒,小少爷,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了,你需要快点去穿个像样的衣服。不,别发呆,如果你三秒钟内还不从有大胸仙女姐姐的美梦里清醒,我会给你一枪帮你清醒清醒。”


  周泽楷皱着眉看着他床尾的男人,那个男人看起来没有他高,全身都很脏,现在穿着沾满了血和泥土的长筒靴子站在他的床上,把他洁白的床单弄脏,居高临下地拿着一把漂亮的银色枪管的枪。枪管泛着看起来像是刀剑那种冷兵...

1/3

© 甘欣地的半犬人 | Powered by LOFTER